我给老师开嫩苞迷失的女

程流苏,今天晚上你值班,千万别又跟上次一样,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知道嘛!”

“好的长,您放心好了,这次我一定不睡,晚上我会准备好咖啡的。”

我起身恭敬的把长送走,然后在她背后吐了吐舌头。

我上次只不过是不小心睡了一小会,结果被她足足训了一上午。都说这个三十岁的老女人离婚之后欲求不满,应该是把火气都撒到我们这些小头上了。

等我把长送走之后,我才重重的误了一口气,一坐到椅子上,感觉整个人都散架子了。

只有真正做的人才知道,这个行业真的很累,尤其是分到那种需要照顾特殊病人的科室,简直就是灾难。

到了下半夜,我果然开始犯困了,不停点头的我看了看手机,发现男友没有回信息,无奈的登上了聊天软件,想找个人聊一聊,免得睡着。

我随意搜索了一下,突然一个特殊的名字映入了我的眼帘,我不自觉的打开了对方的资料。

“网调师,男,30岁。文做,网调,喜粗口,也可以玩希腊剧,长期,不语音不视频不发照片,不给彼此的真实生活添麻烦了,空间有教程,非诚勿扰。”

虽然这个简介里面有好多词我听不懂,但这并不妨碍我明白对方是什么人,又想聊什么。

我对这种人是比较鄙视的,总觉得他们肯定特别low,但好奇心又驱使着我点看了对方的空间,然后我就被其中一张张照片惊呆了。

空间当中只有一个相册是没有加密码的,里面有十几张照片,全都是女人的。

这些女人的脸被打码,可身体却没有任何的遮挡,而且这些照片几乎全都是女人在使用一些特殊工具取悦自己。

我必须要承认,这些照片真的刷新了我的三观,原来还可以这么玩啊。

就在我心跳加速,面色潮红,双腿忍不住开始摩擦的时候,对方突然发信息过来了。

“玩吗?”

没有打招呼,没有客气的寒暄,对方上来就直奔主题,这说明对方是个老手。

我犹豫了片刻,回复道:“你怎么这么无耻,怎么可以把别人的这种照片发到网上!”

那边沉默了片刻之后回复道:“这都是她们要求我发上来的,她们说这样觉得更刺激。”

“这怎么可能!”我怎么也想不到,居然会是这样的答案,我也不能理解,这些女人究竟是抱着何种心态,才要求别人将她们的照片发到网上让人随意欣赏的。

“呵呵,听你说这话就知道,你肯定不是我们这个圈子的人。你到底想不想玩,如果愿意玩的话我可以带你入圈,如果不愿意玩的话就删掉吧,咱们尊重彼此。”

从这句话我就能听出来,对方和我聊天的意愿不是特别强。

声明: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,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—www.lookm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