啊疼轻点停啊两男一女&情债

异常的反应

林小乐虽然不是太喜欢杜琪琪,但女人饱满的坚挺突然蹭在身上,他还是有感觉的,毕竟这杜琪琪还是有些的,在学校还是个校花。

一时,林小乐也没心思看电影了,脑子里开始浮现出一些不太健康的想法,下边竟逐渐硬了起来。

电影院的灯光虽然昏暗,但在林小乐身上靠着的杜琪琪却还是看到了。

“林小乐居然有反应了,看上去好大的样子。”杜琪琪既觉的害臊,又为林小乐是因为自己才这样,隐隐有些兴奋,不由得在林小乐身上靠的紧了一些。

虽然跟王岚发生过数次暧昧,还伸手揉过王岚的饱满,可女人的饱满主动贴在身上,这还是第一次,感觉自然是不一样的,林小乐心里乐的很,下边更是不由自主的又硬了几分。

有过男欢女爱的男人,被女人的蜜桃蹭到都会有感觉,更别提是林小乐了。

当看完电影,往外走的时候,林小乐主动牵上了杜琪琪的嫩白光滑的小手,让本就喜欢他的杜琪琪,心头一阵悸动。

被林小乐牵着走出电影院,两人在路边晃荡时,杜琪琪忍不住停下脚步,一脸希冀的望向了林小乐。

“小乐,我现在算不算是你女朋友了?”

林小乐个头很高,杜琪琪说话需要仰着一点儿头,胸前若隐若现的饱满让林小乐看的更加清楚,隐约还能看到里边黑色的花边。

“算是吧。”林小乐有点儿心不在焉,因为看着杜琪琪,他总能想起王岚,好希望王岚也可以这样对待自己。

“哼,说的这么不肯定,不让你牵着了。”杜琪琪嘟嘟着嘴巴,说着就要作势往外抽手。

这时林小乐突然往回一拽,一只手搂住了她的腰肢,低头朝着杜琪琪略施口红的小嘴吻了过去。

突如其来的一吻,杜琪琪大脑都空白了,心头狂跳了起来,紧接着就感觉到了湿润的包裹,似乎有一条温热的灵活的小蛇朝她嘴中钻去。

杜琪琪既觉得害臊又觉得兴奋,片刻的愣神后,被林小乐搂着腰肢生涩的搅动了起来。

说起来两人都还是第一次呢,像是小马过河,同时又充满了新鲜刺激,麻酥酥感觉舍不得放开。

毕竟林小乐是看过小说的,还观摩过王岚跟林大海的实战,吻着吻着,一只手就朝杜琪琪饱满的双峰凑了过去。

“好害羞,小乐居然摸我那里,手还在动。”杜琪琪羞臊的想着,却快速推开了林小乐,第一次就这样,总觉得有些太快了。

松开后,杜琪琪脸红的像苹果一般,四处张望了一眼,低头羞臊道:“会被人看到的。”

林小乐暗暗咽了口唾沫,心里激动的很,可看到路边车如马龙以及一个个过路的行人,按耐住了心里的躁动,牵着杜琪琪的手往前走去。

“琪琪,你家住哪儿,我送你回家吧。”或许是尝到了甜头,林小乐一向生硬的语气多了一丝柔情。

杜琪琪知道,虽然林小乐没有明说,心里却把她当做了女朋友,心里甜的很,声音娇软的报出了位置。

送杜琪琪回到小区楼下,已经是晚上八点多。

望着杜琪琪朝家走去,林小乐也准备离开,这时已经走到单元门口的杜琪琪却突然停下了脚步。

爱的味道

林小乐有些疑惑,刚想扯开嗓子问一声,就看到杜琪琪转身朝他小跑了过来,始料未及的在他脸上吻了一下。

温热的红唇蜻蜓点水般吻到脸上,林小乐不由得有些晃神,难道这就是恋爱的感觉,似乎很不错的样子。

“小乐,明天见。”当回过神来,杜琪琪的已经羞涩的跑开了,身影逐渐没入楼道之中。

林小乐嘴角挂满了笑意,心里暗暗寻思:“才第一次杜琪琪就这么主动,还摸了她的咪咪,岂不是用不了多久就可以……”

对那种事儿充满向往的林小乐高兴坏了,哼哼着小曲朝家走去,当回到家中已经是九点左右,而王岚却不在家中。

原来晚上出去散步的王岚,突然碰到了那天故意占她便宜的中医老王头。

这老头虽然色眯眯的很不正经,但是吃过他的药之后,王岚明显感觉气血顺畅了不少,刚好药也吃的差不多了,就被老王头以复查为名,哄骗到了家中。

老王头光棍一条,虽然老了,但那方面的需求却旺盛的很,这不,王岚一进门,这老家伙便目露精光,眼睛在王岚饱满的双峰上瞄来瞄去,主动说。

“林太太,这几天老朽忙的很,还好你是晚上碰到了我,正好借着机会,老朽再帮你复查一次吧。”

上次羞人的检查被老王头故意占了便宜,至今王岚心里任有介怀,可是老王头的药真的很管用,要不让他检查,这老王头万一不给她拿药也是个麻烦事儿,毕竟用纸包裹着的中药并没有名字。

想到这些,王岚忍了,反正老王头这岁数,就算是想干点儿啥,恐怕也是有心无力。

然而王岚哪里想的到,当她一躺到老王头的床上,羞臊的脱下,这老王头下边硬的跟铁棍似的了,手更是忍不住直接以复查为由摸上了她的神秘,抠弄了起来。

这老王头不要脸很,一边抠弄着她下边,还假模假样的问她病情,甚至问她的私密,跟老公多久弄一次。

开始王岚还不好意思回答,反问老王头,这个跟病情有关系吗。

可老王头心机重的很,不但手指借着检查的名义弄的更快,还跟她说很重要,因为是妇科方面的病,涉及到了内分泌失调,必须得了解房事。

面对这样的情况,王岚只好一五一十的回答。

这老王头兴奋的要命,敢情还是个空旷许久的闺房怨妇,怪不得被自己弄了没一会儿,下边就湿的厉害,甚至还发出粗重的喘息。

好多年没弄过那事儿的老王头,开始垂涎了起来,心里嘿笑着,却板着脸对王岚说:“要是这样的话,事情可就严重了,现在是例假紊乱,用不了多久可能会胸口涨疼,防患于未然,要不老朽帮你做个推拿吧。”

在老王头手指下,王岚亢奋的要命,脑子迷糊糊的就答应了下来。

于是,老王头又像上次那样,一手抠弄着她下边,一手握着她的大蜜桃玩弄了起来。

老王头不是林小乐,没有那一层伦理禁忌,虽然也有羞耻心,但会少很多,面对这种刺激,王岚没多久就不行了,嘴里更是忍不住时而发出闷哼。

声明: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,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—www.lookms.com